中信银行:创新是一种主动的姿态

2018-08-05 16:2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在过去短短的两年间,中国的银行业同时迎来了坏账的大幅攀升与互联网金融的全面冲击,净利润增速从过去的20%-30%到40%-50%,“利润高到不好意思说”,到现如今的断崖式滑坡,用“最冷的冬天”来形容这个行业一点都不为过。然而,在这样一个行业寒冬中,当同业对“不上台面”的互联网金融尚处于敌对状态,它却成为首个吃螃蟹的人,不但主动拥抱、全面融合互联网金融,第一个托管余额宝,促使它的资产托管业务一年内实现超过200%的增长;率先追求小白卡,在传统信用卡普遍遇冷的情况下,逆势创下100天时间内100万用户申请的纪录,不仅如此,它奉行改革创新力度“全面且深入”,以互联网思维进行自我升级,全面改版金融门户,颠覆传统银行形象。一系列领先尝试让它的开放、创新烙印越加亮眼。一度被人认为仅仅是口号的创新一词,正式被写入《中信银行企业文化手册》核心价值观中,它就是中信银行。

  过去十几年,国内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整个银行业的发展被誉为黄金期。某股份制银行高管一句“银行利润高到不好意思说”的话语更一度让银行被贴上“暴利”的标签。在利率市场化改革还未向存款利率深水区迈进之时,2%-3%的存贷利差让银行被市场戏称为“躺着也挣钱”。但随着经济增速下行、经济结构转型、利率市场化深入等事件的到来,银行业的盛世美景快速退潮。

  在不久前举办的一场银行业论坛中,多家银行高管大吐苦水。近年来银行净利润增速的下滑被称为“断崖式下跌”,从30%多的高增长到接近零增长,银行业只经历了短短的四年时间,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变化。更为严重的是,在新增信贷投向上,银行也面临“资产荒”瓶颈。原来风险较小的国企债务、地方政府担保的信用债开始爆发风险;新增资产缺乏“安全区”,银行业腹背受敌。

  除了经济结构调整导致的坏账包袱、利润下行等恶果外,过去几年间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也给了银行当头一棒。2013年6月,余额宝横空出世,迅速掀起了互联网金融热潮,捕获了各大媒体的版面,也捕获了广大网友的钱包,银行存款流失,存款增量放缓,银行流动性吃紧。互联网金融机构低成本的渠道运营能力与创新渠道服务模式对传统银行渠道产生了巨大冲击。

  就像一条鲶鱼,余额宝在极短的时间内搅乱了金融业这池春水,让互联网金融快速进入混战阶段,银行“躺着赚钱”的日子渐行渐远,银行大鳄们开始了一场以创新为主题的自我革命,分化成为一种必然。

  2013年6月13日,余额宝上线月底,余额宝客户已经达到4303万人,资金规模1853亿元。与此同时,各种互联网“宝宝”相继涌现。彼时的银行对余额宝的火爆怀着“羡慕嫉妒恨”等各种复杂感情,甚至出现了余额宝是吸血鬼这样激烈的论调,银行们也想出了种种招数围追堵截,中信银行却凭借余额宝的火爆,一举做大托管业务规模,成为传统银行业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亲历了双方整个合作过程的中信银行金泰国际支行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中信银行与支付宝基金业务的合作颇有戏剧性。在2007、2008年那两年,第三方支付机构尚未获得央行颁发的“身份证”,影响力仍不被传统金融机构认可。支付宝寻找合作伙伴的过程也是挫折重重。最初,经过近三年洽谈,支付宝锁定了一家总部位于南方的银行,双方合作甚至已经进入系统开发阶段,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该银行最后还是放弃与支付宝合作。此后,支付宝又与数家银行展开洽谈,但那时互联网金融并不像今天这般风生水起,很多银行并不看好这种所谓的“网上卖基金”的支付模式,均未能达成合作协议。

  “不过,当中信银行与支付宝接触后,总行营业部从互联网金融的角度高度重视这一业务机会,表示一定要拿下来,并得到总行公司银行部、运营部、信息部等的大力支持。”中信银行工作人员说道。

  2010年10月13日,支付宝公司有关负责人正式与中信银行达成合作意向,由中信银行担任支付宝基金支付业务的监督银行。

  2013年5月24日,在第三方支付多年的发展壮大之后,互联网金融的浪潮一触即发,引爆点便是余额宝的获批上线。众所周知,余额宝最大的优势就是流动性——T+0的赎回机制。但对于这样一个创新业务,如何在监管条例、业务制度的约束下做到合规操作,中信银行也是破费了一番周折。

  回忆起当初境况,经历过的中信银行员工都深有感触。“当时余额宝还没有现在诸多的光环,那时全国共68家基金公司,余额宝的操盘方天弘基金排名第50名,且公司近三年累计亏损超5000万元;余额宝成立时间较短,申请授信时基金规模仅25亿元。除此之外,市场上还没有任何一家银行与互联网基金合作过此类业务,没有历史经验可供借鉴。”

  为了帮助余额宝实现T+0赎回功能,2013年6月底,中信银行总行营业部向总行授信审批部提交了授信申请。面对这样一笔在当时授信条件较弱的创新业务,中信银行总行授信审批部在经过一番深入研究之后,经过与总行营业部的同事多次沟通,完善了授信条件及操作步骤,最终提出一套合理授信方案。该方案顺利通过信审会,最终为余额宝T+0赎回提供了流动性支持。

  托管余额宝的成功,让中信银行资产托管业务迅速攀升,2013年4月,该行资产托管业务规模刚刚突破1万亿元,而到了2014年6月末,即余额宝上线一年后,中信银行资产托管规模已达3.35万亿元,较2014年初增长13116亿元,增幅64%,较2013年同期增长18897亿元,增幅129%,增量和增速均位列全行业第一。2014年上半年该行实现托管收入7.83亿元,较2013年同期增长3.77亿元,增幅93%。

  曾任中信银行行长,现任中信集团党委副书记、监事长的朱小黄曾这样表示,互联网只能够成为现代金融的技术支点,而不能取代金融本身。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给银行业带来的市场冲击并不严重,因为余额宝的大量结算和支付是依托银行的支付系统和账务系统完成的。比较正确的态度是,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分享支付和服务过程中带来的收益。

  搭上互联网金融浪潮的头班车并不能挽救商业银行逐渐乏力的赚钱能力,在互联网时代,客户对于金融服务易用性的要求越来越高。如何将银行过去多年来累积的风控能力与互联网基因相融合,成为中信银行接下来布局的重点。

  在互联网金融以“宝宝”产品捕获了草根投资者的青睐之后,消费金融领域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也迅速展开。2014年2月,京东金融内测白条业务,成为互联网金融布局消费金融的领军代表。2015年4月起,白条打通京东体系内的O2O(京东到家)、全球购、产品众筹,并逐步覆盖了租房、旅游、装修、教育等领域,为更多京东商城外的消费者提供信用贷款。同年8月,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与京东金融跨界合作,推出中信京东白条联名信用卡——“小白卡”,成为了又一银行与互联网金融基因融合的成功案例,并创下了100天时间内100万用户申请的纪录。

  相较于“小白卡”的辉煌成绩,外界可能不知道的是,双方之间的姻缘始于中信银行的主动追求。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初萌生与京东金融合作的想法是在2015年初,当时白条虽然上线时间不久,但京东集团作为国内领军的B2C电商平台,不管是从总客户数上还是交易场景上,都是跟银行信用卡强关联的,正是基于这一考虑,中信银行网络银行部开始与京东金融接触,进行业务洽谈。

  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远在深圳,京东金融总部位于北京,为了尽快达成合作,该行信用卡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多次往返于北京和深圳之间,对方也感受到了中信银行的开放心态、合作诚意和工作效率。幸运的是,京东金融也有意与银行展开业务合作,在1个多月的密集沟通之后,双方达成了合作共识。

  合作牵手仅是第一步,随后中信银行与京东金融进入了长达3-4个月的产品打磨阶段。虽然银行信用卡中心与企业发行联名信用卡的案例有很多,但“小白卡”是个完全不同的挑战。

  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中信银行来说,“小白卡”的真正意义在于将银行与互联网企业的优势融合。银行过去多年累积的用户数据、风控能力都是金融信用;而京东手中数以亿计的用户画像则属于商业信用,合作的关键在于双方能力的打通,包括数据的开放、场景的开放和风控能力的共建等,另外在信用卡权益、一卡双账户、双额度等诸多方面的细节也经过了多次沟通打磨。

  如今,小白卡模式已经成为了京东金融与银行业合作的范本,今年3月,京东金融又与光大银行联合发布VISA版小白卡;5月,京东金融宣布升级银行合作体系,围绕小白卡的成功经验和白条的品牌战略,提升白条品牌能力和服务标准。

  在互联网金融风起云涌的时代,一些企业追求跨界是出于“导流”渠道的功利考虑,而未顾及互联网公司的切身需求。对此,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直言,只有愿意共享客户、共享收益,才能真正与互联网跨界融合。当然,对于商业银行来说,这是“拿自己的利润动真格”,在团队内部也曾有过一番辩论和纠结。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总裁吕天贵也坦言,这种合作模式并非一蹴而就,作为传统金融跨界融合的探路先锋,其团队也不断试错、迭代,慢慢摸索出一条“接地气”的融合路径。

  在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下,一边“互联网+”正改变商业银行的运营模式;一边传统银行广泛触网变革,以满足“互联网+”时代的客户需求。今年6月,中信银行正式推出全新金融门户,打造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平台。

  对于新版门户的诞生过程,中信银行电子银行部陈晓晖感触颇深。作为一家银行在网络世界的“门面”,一次重大的改版工程要耗费无数的心血和精力。陈晓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次改版历时2个半月,在业务需求和原型设计方面,中信银行的工作人员制定了521页需求说明书、134个功能点、203个页面原型设计。

  为确保产品市场竞争力、挖掘更多有价值的业务需求,中信银行在前期开展了历时3周的业务需求访谈和确认工作,期间召开22次会议,访谈13个一级部、27个处室参与需求讨论。

  在去年8月13日-21日,中信银行举办了业务需求封闭研讨会,业务、需求管理、开发、测试相关部门22人参会,历时9天时间,最终确定了64个疑难问题解决方案,完成521页业务需求说明书、原型设计的评审及定稿工作。

  全新门户网站界面设计环节历时3周,最终完成了5组设计师比稿、50多次测试、20多个设计版本讨论更改及定稿。在此之后,中信银行开展了所有部门业务介绍及产品说明信息收集及整理工作,历时9天,与14个业务部门反复沟通确认、172个典型产品服务介绍页面梳理。

  最后的效果也得到了满意的收获。中信银行新金融门户从业务拓展、服务模式到用户体验等方面均颠覆了传统金融机构门户的定义,比如改变了以往“闭架式”产品服务模式,变为真正意义上的“开架式”产品服务模式,客户可以随时理财随时分享。与此同时,中信银行新金融门户在账户管理、全设备支持上全面改造、连通,优化用户体验,推出了“中信通行证”服务,连接了行内与行外,极大地延展了接触客户的触点。

  传统银行的创新之路还将持续下去。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商业银行与互联网的融合是一个长期化、复杂化的系统工程,拥有强劲创新能力且注重互联网金融发展战略的银行才能在未来占据有利地位。

凡注明“来源:北京pk10杀号技巧_北京赛车pk10技巧裙1331313杀号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